乄宛曼

开始交朋友的时候可能不太会说话(尤其是当交到自认为比自己人气高或者大佬的时候,要不挺活泼的)其实相处久了会发现我很开朗哒,所以表欺负我,以及我也希望我的朋友不会忘了我

咕咕咕咕咕咕咕,彻底佛了

【欺诈时代】原皮和亚种们的开黑日记①

Emm

ooc极其严重

 @欺诈时代 

码文方式总觉得跟漫画稿子一样……奇怪的……

原皮感觉怎么念怎么奇怪,所以索性叫成克利切

关于那哥们是念翡翠绿还是绿翡翠至今搞不懂(也懒得查),所以可能两种称呼都会出现什么的(好随意哦)

“()”表示人物动作,情景之类的。“【】”表示人物心理(你咋事那么多)

原皮和亚种们的开黑日记①

  按理来说,克利切和亚种们的游戏匹配是不在一条时间线上的,所以以前他们从来没遇到过。但是最近,程序员抽风了(?)之后,克利切就突然闯入了亚种们的生活……

画师:哎我说你们最近怎么了?

漆匠:怎么了?

画师:除了漆匠,你们最近都掉阶了吧!

绿翡翠:大哥!我没掉阶!

画师:废话你本来也是一阶

画师:所以,我决定!带你们练习一下!

天青石:哦——

绿翡翠:哦。

紫石英:……哦

漆匠:……啊,没我事我先走了!

漆匠想起了当年被大哥强行压制住运气然后被屠夫虐了半局的恐慌

画师:好吧好吧,其他人跟我走!

 

匹配ing……

 

画师:终于进来了

紫石英:(战队聊天)哎哎哎?我没进去啊!

哈?!

绿翡翠:紫石英没进来,那进来的是——

大家一起看向边上的椅子

克利切:为什么这里有三个我?而且穿得奇奇怪怪的?

天青石:哇!这、这是这是是是是——

三个亚种:原皮!!!

克利切一脸懵x

画师:哇我居然见到原皮了天那!我还以为这辈子见不到了天那!

天青石:新口味……想尝一口

绿翡翠:……呵呵

克利切:我感到了深深的寒意……

短暂的自我介绍后,克利切总算是简单认识了眼前三位制杖(?)一般的人物

嘛,既然匹配到了就顺从天命好了,同样作为一个六阶人皇,克利切是不会认输的!

 

游戏开始

 

红教堂?克利切很是开心

太好了,可以去危墙那里设无敌点了

然而,走到那里,克利切震惊了

克利切:天青石,你、你在干嘛……

天青石:啊,我想尝尝这次红教堂的危墙还好不好吃。上次的危墙塌了,沾到泥土之后混味了,不好吃。

克利切:【这什么情况我走错片场了?虽然我听说了这家伙的胃是铁打的但也不至于这样吧我的天哪get到了新技能了啊这家伙什么都能吃吗等等难道红教堂的危墙真的很好吃我以前没尝过要不要来一口……】

天青石:啊,要来尝尝吗?鲜花饼口味的

克利切小心翼翼地接下一块墙,放在了嘴里

不出所料,是墙的味道

克利切:【我一定是走错片场了我怎么会傻到认为危墙能吃这家伙的胃不是铁打那么简单是钻石抛光的吧等等这人味觉也有毛病吧怎么能吃出鲜花饼味的我的天哪我的三观崩塌了怎么办……】

克利切:哎等等!我是来设无敌点的!墙都被吃光了我还怎么设点!

 

另一边

画师:不知道原皮的段位怎么样

绿翡翠:大哥要不要我去帮你套一下?

画师:专心破译!

绿翡翠:……Q Q

让你们见识一下画师是怎么溜红蝶的!

画师:(躲在板子后面,红蝶跑过来后并没有看见人)你的视力出现了问题,来我给你打个灯(说着晃了一下红蝶)

绕了一圈无敌房

画师:(骗刀后迅速砸板)生气了吗?

红蝶:……mmp

又绕了一圈

画师:(翻过板子)翻版加速了解一下~

过了一会,画师看只剩两台密码机了

画师:哎呀根据我对兄弟们的了解,看来这个原皮段位挺高

板子终于被踩碎了

画师:换个点继续溜好了

就这样,画师带着红蝶又跑了半张图

克利切:快走!

画师:【啊队友发快走门应该开好了好的如果我没记错前面有个板子然后后面有个窗附近是大门只要我能拿板子砸中她然后翻个窗就能直接开溜……哎等等前面的板子去哪了!地上没有碎片证明板子没用过啊那板子哪去了等等这种情况似乎不是第一次见……不会是又被天青石吃了吧!我去天青石你能不能不乱吃东西没有板子怎么甩红蝶啊她快追上来了!对对前面还有个窗户我又翻窗加速翻过去我也能开溜,我能翻过去!我能翻过去!!我能翻——】

画师:啊!!!

恭喜画师,恐惧震慑

上篇结束


某个时间线的第五人格游戏(3)

文笔差

ooc严重

评论让我感到自己的文章有人看从而使我充满继续写下去的决心(?)

微微有点虐,我相信你们能承受



第三天游戏

今天大概是威廉一生中最倒霉的一天。

“特蕾西……你还是不愿意出去吗?”这是三天内威廉问特蕾西的第五次话。

“啊不不不,不出去不出去。”特蕾西一如既往地缩在角落里摆弄着自己的遥控器。好在威廉前天中午回来的时候找到了一个工具箱,不然这个遥控器大概能坏一百次了。

威廉也没有想到特蕾西居然有毅力在这个地方三天不出门。看着今天的她又是一副“别管我了”的表情,威廉也只能叹气道:“那好吧,我出去找吃的。只是可惜你这个机械天才,两天我们居然一台机也没破完。”

听到这里,特蕾西突然激动了一下:“我、我会尝试出去的!”

“这才对嘛,加油哦”

当惊觉威廉是在套话之后,特蕾西的脸瞬间红了。

 

“哎,最后还是没出来嘛……”跟特蕾西又周折了半个小时的威廉终于想起来还有不少工作要完成。

迎面走来的是园丁。

“早上好,威廉先生。”

“啊,早,艾玛。”

“今天还是没有见到特蕾西小姐呢。”

“她啊……她还是需要一点适应时间。”威廉说到这里,准备离开。

“啊,请等一下。”艾玛制止了他的离开。

威廉并没有感到什么异常。

“威廉先生,有人说过,你的性格很温暖,就像阳光一样吗?”

“啊,我也不记得了……”威廉稍稍回忆了一下,昨天他给特蕾西带回去了几个掉在地上的零件,她似乎挺高兴,说了句“你是个好人”之类的话来着。

这个……算嘛?

“啊哈哈……”想到这里,威廉不自主地笑了一下。

“可惜,跟我的天使比起来,差了点。”

艾玛冷不丁说出了这句话,随即,威廉脚下突然闪出了刺目的光圈。

“这是什么?我出不去了!”

“抱歉,威廉。但是为了我们的胜利,我不得不现在淘汰你了。”

威廉十分震惊,难以置信地听着印象里单纯的女孩说出这么无情的话。“所以说,这是让我死的方法……?”

“是的。”

啊,今天真倒霉啊。

但是,还得做最后一件事。

“那么,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是什么?”

“帮我给特蕾西稍封信吧,”说着,威廉掏出随身携带的纸笔,快速写下了一封信。“我担心她,她太胆小了。”

艾玛的眼神漂移了一下。

“好的,我保证会送到,而且不会伤害她。”

“那,谢谢你了。”

更加刺眼的白光闪过,眼前什么都没有了。

啊,还有一个沾血的橄榄球,

和手上干净的绝笔信件呢。

 

傍晚,艾玛敲开了特蕾西的安全点大门。

“啊,艾玛?威廉去哪了?这个时间按理来说他应该回来的。”

“他……他回不来了,这是他让我带给你的信。”

艾玛没能鼓起勇气看那封信。虽然她知道威廉出于理智和善良都不会在信里揭发她,但是她害怕,害怕信里那些离别语言被她看见以后,会一点点失去刚刚下定的决心。

但是艾玛没料到,特蕾西读完信件,有震惊,但没有流泪,也没有悲伤难过,反而露出了舒坦的笑容。

“我知道了,谢谢你帮我捎回这封信。”

信里写了什么,大概只有特蕾西知道了。

 

 

 

码文后,感到心情舒畅。

文笔一如既往地令人不敢恭维啊……

我发现我就这么顺理成章地把园医组黑化了,毕竟是有另一面皮肤的二位,没毛病没毛病。

还有告诉一下大家威廉到底写了些啥:

“特蕾西,我是威廉。”

“今天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倒霉的一天了吧,哈哈,我被和谐淘汰了。所以不用担心我,现在我已经安全离开庄园了。”

“不过我还是有点不放心你。你得学着战胜恐惧。庄园里又没有别的东西,我不在了,你得学着自己出去找东西。”

“再见啦!”


最后。我想问问,前锋x机械师该怎么念?机前嘛?

明天最后一天考试,然后周一上学。

真惊喜

【欺诈时代】原皮克利切是怎么看待大家天天拜他这件事的?

首先回归大部队…… @欺诈时代 


安静的一天,此时原皮克利切正躲在克利切们家旁边的窗户外面偷偷观察

画师:(走到墙边,给原皮画像上了一炷香)

克利切:我tm没死……

漆匠:(走到墙边,在原皮画像前放下一个彩球)父亲(?)这是我今天抽到的,送您

克利切:……土豪

画师:不要乱认爹!

天青石:(放下了画师的一幅画)这幅画非常好吃的,记得拿走哦

克利切:……也就只有你吃得下去吧

紫石英:我、我、我……(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来话,于是磕了两个头)

克利切:哎哎哎受不起受不起

过了一会,翡翠绿来了

翡翠绿:(朝画像泼了一桶油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画师:绿翡翠你找打!这是我这个月画的第13幅画了,又被你糟蹋了!

克利切:我【哔——】的你这个【哔——】信不信我今天【哔——】

半夜,克利切悄悄潜入屋子里,又顺走了他的“贡台”上的所有东西

今天依旧很美好

某个时间线的第五人格游戏(2)

第二天游戏

今天克利切感觉瑟维有点不对劲。

“糟了,对面来了一个佣兵!瑟维你去帮我拖住他,这台密码机解了那么多了,不能这么弃掉!”克利切好不容易解密码找到了手感,现在居然不溜屠夫……啊不对是溜人,也不肯放手了。

“啊,啊,但是,你的手电筒不是更适合引开他么?”瑟维边说边向奈布那里看去,他似乎真的要往这里走。“哎呀那你拿着我的手电筒,把魔术棒给我你去啦!”克利切头也不抬,就把手电筒递给瑟维。“呃,那我还是拿着魔术棒去吧,你安心修机,别爆机就行。”

克利切倒是不明白了。刚刚明明还说手电筒好用,怎么给他他也不用了?这家伙……总不可能不会用手电筒吧?

不管不管,继续修机。

“嘭!”然而,不出所料仍然炸机了。

“咳咳,怎么这样,不修了不修了!”克利切被炸了一下之后,直接选择了和密码机说再见,正好瑟维回来了。“瑟维瑟维!你来修机,这个快修好了,我去翻箱子啦!”“好,今天别去换个园丁娃娃回来了哦。”瑟维又恢复到了笑眯眯的状态,开始解最后一段密码。

过了一会,密码机顶上的灯亮了起来。

瑟维手里捏着一张印上油墨的纸。

前面的几行除了一些最终密码的谜题,还有关于“淘汰园丁”的方法之一。

最后一行只有几个醒目的字——

瑟维,为什么不告诉克利切呢?

 

今天的玛尔塔也有点异常。

“奈布你听我讲,你现在专心破译,我去翻箱子,今天开始我们要尽力想办法淘汰别人了。”

“哎?不是说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吗?”

“那也不能等着挨揍!所以你今天就算只磕着一台密码机也得给我解一个!”玛尔塔简直懒得解释,丢下一句话就匆匆出门了。

“那你的……枪还拿吗……”奈布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听到“砰”的一声关门声。“哎算了算了,既然被指派任务了就去干好了。”

奈布就这么往前走,想抢一台别人破译一半的密码机。“哎?好巧,前面好像是慈善家……”刚出门就捡便宜,今天的任务总该完成了吧?

可是偏偏他们组是双人行动。“呵呵,奈布·萨贝达先生,不要往前走了,我们在前面修机呢。”瑟维笑眯眯地说。

“哈?我凭什么听你的,放着一个大馅饼不要不是傻子吗?”

“啊,我刚刚看到玛尔塔小姐走了过去,她今天,好像没有带枪吧?”

这一下是直接击中奈布要害了。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不顾玛尔塔的安危的。“啧,算了算了,我去别的地方。”说完,奈布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然而这并不代表玛尔塔没有遇到危险。“好巧,这是空军吧,”玛尔塔急促的开箱声音吸引了一旁的艾米丽。“今天您似乎忘了带自保的武器了呢,需要我帮您吗?”

“啧,这才多长时间就要开始动手,不担心成为众矢之的吗?”玛尔塔的心情似乎很烦躁,没打算对艾米丽的话多做思考。“而且,您这位上等人,打得过我?”

“那可不一定,说不准,我可以找到你的‘弱点’呢?”

艾米丽胸有成竹的话让玛尔塔打了个冷战。她才想起来,这一组的修机速度是非常快的,她们十有八九是已经找到淘汰自己的方法了。

艾米丽步步逼近,玛尔塔来不及多想,拔腿就往自家安全点狂奔。好在她的体质比艾米丽好多了,所以迅速甩掉了她。

空军温馨提示:“出门一定要带枪。”

 

 

对于瑟维对克利切说“别换个园丁娃娃”的解释

众所周知,克利切的翻箱速度无人能及(?)他在第一天就翻了小半个地图的箱子(众人:还好每天箱子会重置,还好还好),理所应当弄到了不少兑换物品的东西。

克利切:应该换点什么好呢?

抱着这种想法,克利切到了兑换点。本来,那么多东西是怎么也用不完的,于是克利切把目光转向了限时物品柜台,然后他看到了,园丁娃娃。

恩,不多不少,自己翻出来的东西正好够换一个。

于是那天晚上,欺诈组没吃饭。

瑟维:下次决不能让克利切去换东西


本以为自己码的小说看的人会很少(虽然也的确不是很多),但是人数超乎我的意料,我好感动0v0.以及这是借冬菇太太的图也打了一下对于个人物印象(犯病向)。原图也贴出来惹

某个时间线的第五人格游戏

新人,第一次发文

文笔极差

ooc严重!

不喜勿喷

多多包涵……


  无数个时间轴的其中一个

  无数条时间线的其中一条

它的创造者仅仅是心血来潮

创造了它。

 

规则:

*其余和正常无差别(重点)

*游戏规则改变了,两两一组,只留一组(或一人)最终可以逃离

*每组都有一个安全点,这里别人进不来

*地图十分大,密码机也增多不少,但是解开密码机得到的只是一些“线索”,可以是打开最终求生门的,可以是指向其他人(可能是队友,虽然根本不需要淘汰队友)的软肋的,也可以是自保秘诀的,还可以是……不用别人死亡而淘汰ta的。

*没有监管者(想得美你们)

*椅子当然也是淘汰人的办法,只要你能想办法把他们搬到椅子上

*游戏只有一局,胜利者自由,失败者死亡

*安全点有可以直接得到水源的水井,但是食物必须要通过开箱或者解密码得到兑换物品或者兑换代码去相应地点兑换

*?????(暂未开放的规则)

慈善家x魔术师 园丁x医生 佣兵x空军冒险家x盲女 前锋x机械师

(最后一对真的只是为了凑十个人,不要问我为啥没有律幸,我真的想不出这俩怎么码文)

咳咳,我忘了补充,像那种男女组合啊,每个安全点都有各自隔间睡房,别想歪了,我怎么可能让他们同床共枕?

CP不喜勿喷要不慢走不送,剩下的小天使们祝食用愉快~

 

 

 

第一天游戏

克利切快要郁闷死了。今天当他听说吃的要自己找的时候,差点就瘫在安全点的床上不肯动弹了。“啊……克利切能不能去别人家的安全点里偷点回来啊……”“你要是能进得去就随你便好了。”瑟维一边擦着自己的魔术棒一边回答。“别在这里装死了,我们得快点行动,别的组合已经开始行动了哦。”

眼睁睁看着瑟维出门,克利切还是觉得瑟维说的比较对,于是他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起来了。“解密码什么的。。。克利切才不要。。。还是去翻点箱子比较好……”

于是克利切提着手电筒出门了。

 

另一边的园丁和医生的确已经开始行动了。“艾米丽,这样真的行得通吗?”“相信我,你只要安心解密码,就算被别人攻击也不用担心,只要给我发快捷我就去帮助你,这样我们都不会有事的。”

艾米丽的话给艾玛打了一剂强心针。她们的计划是让艾玛负责专心破译密码,这样在加快解密进度的同时可以保证日常生活来源。而艾米丽可以作为后勤保障。只要不出意外,她们一定能坚持到最后。

 

奈布和玛尔塔这里就很随意了。“那么,谁去解密码?”奈布随口问道。“随便,看到密码机就解一下吧。这工程量光解开五台怕是不够了,如果中途发生意外要被打断临走记得把密码机敲回去就行。”玛尔塔的回答似乎,更随意。

两个人似乎都不太重视。在出安全点以后立刻分头行动。

“记住,有什么意外马上通知我。”

两人几乎同时说出了一句话,然后会心一笑。

 

“呃,海伦娜,真的不需要我陪你吗?”这是库特在离开安全点第6次问海伦娜的问题。

“放心,我可以自己走的……”海伦娜快被问得抑郁了。她又不是没有盲杖,又不是没自己出过门。自己明明可以的,为什么非得被伙伴特殊照顾?“我的修机速度比您快,您负责翻箱子和勘察地形可以吗?”“当然!那我先走了!”库特刚接到“命令”,飞速抱起自己的书就往外走。刚到门口,他又回过头:

“真的不需要我帮你吗?”

“真的不用!”

 

威廉和特蕾西这里就有点尴尬。

虽然说一个运动员一个机械师组合看似很不错,但是特蕾西偏偏害怕的不敢出门。

“我。我在屋里控制傀儡就好……”特蕾西已经窝在自己的小床上不动弹了。“你的傀儡……不是有耐久的吗……”“我、我可以修修它的!只要、只要你帮我找点、找点维修工具……”特蕾西努力为自己不出去找借口,然而她也不太想麻烦威廉,结果她越说越紧张,最后干脆不说话了。

“好吧,那我出去了。只要帮你找个工具箱就行是吗?”“恩、恩……”威廉叹了口气,也许她需要一点适应时间吧。

 

第一天只是大家熟悉这个地方的时间,没有人破译密码机。

 

 

 

 

搞事时间(恩你们可以开溜了,以下是严肃的气氛中发生的小故事)

傍晚,玛尔塔带着两包压缩饼干回来了。

过了一会,奈布回来了。

“我去!奈布你怎么了!为什么灰头土脸的!”

“呃,我,我看见了一台密码机,然后我就想先破译一台。但是那玩意太难用了……我炸机了几回而已……不过没关系!临走之前我看弄不完就一脚把进度条踢回去了!”奈布似乎开始有点不好意思说,但是说到最后居然,挺自豪?

“那你今天还干什么了?别告诉我你一天下来只把自己弄得满身灰……”

“………………”